最個人的作品 最自由的創作《百日告別》導演林書宇訪問

0
13
林書宇說《百日告別》拍攝過程中有很多即興創作

根據導演林書宇自親經歷所創作的作品《百日告別》,在台灣上映一年半後,觀眾終於可以在日本看到。《台灣新聞》在東京訪問了來日宣傳電影的林書宇,談談這部電影的創作

《百日告別》的即興創作

 「這是我最個人的一部作品,在創作上卻是最自由的。」雖然《百日告別》就是從林書宇告別過世妻子經驗出發的作品,但是不同於前兩部長片電影,林書宇說他並沒有精密地編寫《百日告別》的劇本,台詞的更動性高,甚至連拍攝都試圖用不同的方式進行,片中有很多的即興與創作。

  這和他此次使用數位拍攝也有關聯,讓他有更多的空間讓演員自由發揮,他回憶起拍攝過程中,男主角石頭有一場戲就拍了兩次,第一次照劇本和分鏡拍攝完成後卻不滿意,第二次就改用紀錄片式的方式慢慢拍,之後再剪輯出精華部分。又像是他讓女主角林嘉欣在沖繩拍攝時自由演出,攝影機只是在一旁紀錄,她會和其他人有什麼樣的互動,事前都不知道,就像是拍紀錄片一般。

 林書宇說,「這是我第一次這麼拍,我以前不會這樣拍電影」,他在這樣的拍攝過程中發現,當整個團隊頻率相同,會有更大的創作空間,拍出來的作品會很真實。這點或許也可以反映在他對於演員的信任上,他堅持導演要親自選角,當選定了演員,就已經為電影的很大部分定位;選對了演員,就選擇相信他們。

  他選擇石頭和林嘉欣作為《百日告別》男女主角,將兩位在戲劇經驗上有所差距的演員組合在一,他認為反而可以互相互補,不是互相競爭,而是互相學習。當職業演員看到素人演員,而會要求自己技巧不要這麼匠氣,要更自然一點;經驗較少的演員也能看到專業演技的精準。

日本文化影響美學

  在整部片中,林書宇最有感觸的一段,是女主角在沖繩遇到老婆婆時的對話,因為這代表的是從來自陌生人口中的安慰。他認為,很多的安慰往往來自於陌生人,就像片中男女主角彼此也很陌生,但卻是最能了解彼此感受的,這可以讓人繼續對世界抱著希望,因此他很重視這一點。

  沖繩、漫畫,甚至是電影整體的色調,日本的元素在片中不難發現,林書宇甚至還被朋友謔稱「為什麼把這部片拍得這麼乾淨」。林書宇說,這和他從小受日本文化的影響有關,這影響了他的美學,也直接反映演員服裝和場景選擇上。

  小時候喜歡看安達充的漫畫的林書宇說,安達充的作品中充滿很多留白,將作者想說的話,放在對白和對白中間暗示。林書宇喜歡這種說故事的方式,他希望讓觀眾自己去感受,而不用把事情說破。

   作品時隔一年半在日本上映,林書宇的感受和首次在台灣上映時大有不同,由於電影的題材並不輕鬆,讓他當時在面對觀眾的時候也比較謹慎,而現在他已經開始新的創作,將自己投入新的故事中,和這部片產生了距離,對上映反而充滿期待。